论文参考文献标准格式以“冷门”到“热点”

论文参考文献标准格式以“冷门”到“热点”

添加时间:2009-2-20

文章导读:”等。至2010年,以道教音乐探讨为专题而获得学位的博士、硕士有十多位,形成了一股较强的学术力量,自90年代初中期开始延续至近期的几次探讨热潮的形成,直接理由之一,即是这些学者探讨成果的集中涌现。正是在上面陈述的预备基础、前提条件和适逢《中国民族民间音乐集成》这一国家重点文化工程全面展开,以及部分高校培养专门人
内容提要:作为本土宗教文化的道教音乐是学界涉足不多的“冷门”。自20世纪50年代末,部分学者零星地做了一些道教音乐的收集整理后,80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更多学者参与道教音乐的田野考察、资料收集、学术论述探讨,以及将道教音乐引入剧院舞台作艺术性表演展示,这一学术“冷门”逐步形成探讨“热点”。文章以过往道教音乐的学术探讨及艺术实践之综述和浅析为主要内容,对当代道教音乐做了回顾和展望。

  关键词:道教音乐 论述探讨 艺术实践 冷门 热点

  作者介绍:刘红,哲学(民族音乐学)博士,博士后,上海高校人文社科重点探讨基地·上海音乐学院“中国仪式音乐探讨中心”探讨员,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教授。

  在国内五大宗教中,道教在社会影响力上略显势弱,但就道教音乐专题性探讨方面而言,则成果彰显,论著数量可观。数据显示,至2002年,佛教音乐探讨的论文有262篇,著作22部;基督教音乐探讨的论文有86篇,著作32部。天主教音乐及伊斯兰教音乐的探讨较少。相比较于这一数据,道教音乐的相关探讨显著具有优势。笔者曾对1957至当代2008年道教音乐探讨论著作过统计浅析,结果表明这50年间共发表学术性道教音乐探讨的论文290篇,其中,音乐类专业期刊发表文章172篇,非音乐类的文史哲类其他学刊发表文章102篇,内地发表文章274篇,境外发表文章16篇,内地发表的文章与境外相比,于数量上显著占优,差别悬殊;50年间共出版与道教音乐相关的著作57部,其中,内地出版著作34部,境外出版著作23部,内地和境外数量差距不大。

  一、道教音乐之学术探讨

  1.概述

  1957年至1960年期间,国内一些学者在部分道、佛教音乐的采集及记谱整理上为该领域探讨后续开展建立了预备基础和学术指引。其间,较重要的探讨成果包括《宗教音乐·湖南音乐普查报告附录》。这一资料中,部分地对湖南衡阳地区的道教音乐,包括“应教”和编者所称的“巫教”音乐作了乐谱记录和简要的文字解说。同期,中国舞蹈艺术探讨会对苏州玄妙观的《全符》《全表》《火司朝》科仪进行了采录整理,并编撰了《苏州道教艺术集》一册,其中除了有一篇文章对苏州道教音乐作简略概述外,还有以工尺谱记录的仪式音乐乐谱,并附有图片和对仪式中道士们行法动作的记录和描述。除上列两份资料,其它同期对道教仪式音乐的探讨还包括扬州市文联所编《扬州道教音乐介绍》;李石工等人记录翻译的《佳县白云山道教经韵八套及笙管曲二十七首》;杨荫浏与曹安和合编的《苏南吹打曲》等。

  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中期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期间,学术界对宗教音乐的探讨陷入了停顿。80年代后,道教音乐探讨开始复苏。这一时期的探讨工作具有两个显著的倾向:一是继承前期对道教音乐的采集及记谱整理。学术界带着具有使命感的急迫心态,对因中隔时间长久、乏人传承已到了濒临消亡的道教音乐作了抢救性质的采录收集;二是道教音乐的探讨开始走出以采集、记谱为主的方式,逐步将道教音乐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进行系统性的论述探讨与浅析。在此期间,首先恢复了中断多年的实地调查采录工作。随之,不少地方开始陆续汇编由实地考察所得的道教音乐资料;尤其是规模浩大的全国性汇编工程《中国民族民间音乐集成》,其中之《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正式把道教音乐和其它宗教音乐列入收集范围之内,在全国各地区收集和整理道教音乐。继上海音乐学院的探讨小组对上海及邻近地区的道教音乐以录像进行收集整理之后,武汉音乐学院的《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湖北卷》编辑部,对武当山道教音乐进行了实地考查,编辑人员以音响、乐谱、图片、文字和摄影、录像等形式对武当山道教音乐进行了记录与整理,并出版了《中国武当山道教音乐》。其他各地的音乐学院和探讨单位,也分别对北京白云观;川西青城山;沈阳太清官、千山无量观;山东崂山以及苏州、无锡、常州等地的道教仪式音乐进行了采录、收集和记谱,并印行了部分经韵曲谱。

  1982年,任教于上海音乐学院的陈大灿在参与上海、茅山等江南地区的道教音乐考察工作时发出呼吁:重视道教音乐的搜集和整理,引起道内有识之士和学界部分学者的共鸣和关注。陈国符前后发表《明清道教音乐考稿》等几篇份量厚重的史证性探讨论文,以及李养正、卿希泰、王小盾等非音乐界学者参与道教音乐的相关探讨,令道教音乐的探讨在学术视野、学科定位及学术规格上构筑起了较高起点。与此时期相若,港台地区的学者,如香港的曹本冶,台湾的吕锤宽、李秀琴、许瑞坤等,对香港和台湾地区的道教音乐,也分别进行了实地考察和学术论述探讨。特别是1985年由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中国音乐资料馆、香港民族音乐学探讨会举办的“国际道教科仪及音乐研讨会”,汇集了海内外国际学术界的专家、学者,专题性地对道教科仪和音乐进行了探讨。其后,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又分别于1989年和1991举办了两次“道教科仪音乐研讨会”并出版了两册论文集。

  学术探讨与人才培养互动并进,是上面陈述的探讨工作得以进行和完成的重要因素之一。武汉音乐学院、香港中文大学、****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高校,先后培养了一批以道教音乐作为探讨方向的探讨生,而且还成立了专事道教音乐探讨的学术组织和机构,如武汉音乐学院的“道教音乐探讨室”、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大陆、香港及台湾主要道教宫观传统仪式音乐的地域性及跨地域性比较探讨”项目,上海音乐学院的“中国仪式音乐探讨中心”等。至2010年,以道教音乐探讨为专题而获得学位的博士、硕士有十多位,形成了一股较强的学术力量,自90年代初中期开始延续至近期的几次探讨热潮的形成,直接理由之一,即是这些学者探讨成果的集中涌现。正是在上面陈述的预备基础、前提条件和适逢《中国民族民间音乐集成》这一国家重点文化工程全面展开,以及部分高校培养专门人才、建立相关探讨机构以事道教音乐专项探讨之推动下,不被人们熟识的道教音乐这一生僻的探讨领域,以80年代中后期开始,逐步由学术冷门形成了探讨热点。上面陈述的探讨成果的出现,较为彰显的作用体现在,一是部分揭示了为人们所陌生的道教音乐的基本形态特点及其与中国传统文化错综复杂的相互联系;二是在这
上一篇:论文格式范文网伊斯兰跨文化人权论述刍议 下一篇:论文范文网中国宗教探讨50人论坛会议综述
相关文章
华融论文网专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