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玉泉玉泉溪毕业论文(3)

关于玉泉玉泉溪毕业论文(3)

文章导读:
文,他弯腰拾起一块石头,使劲向河中投去。

  孙富家,院里柿子树下,仙姝在簸拣麦子,麦穗在伏案写作业,字迹工整。

  一幢别墅内,教育局金局长的儿子金山正在向小朋友夸耀玩具:“这是机关枪,是香港买的,别人送我爸爸的。”

  县委书记家千金说:“我家比你们家东西多,大床下的箱子里全是钱,想买啥买啥。”

  卫生局长少爷说:“你爸是****。”

  县长千金说:“****有啥不好?****家有钱,可以买汽车,买房子,也可以买官。我长大了就要做****,****家有可多东西!”

  金山妈从套房出来,厉声说:“小孩子知道啥,大人的事你们别管,以后不准到处胡说,乱说是要打屁股的。”她对金山说,“打电话叫局里郭师傅来把你们送回学校。以后不经大人同意,不许带人到家里来,听见没有?”

  虎子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

  20.豆腐坊

  孙富正在磨豆子。

  孙贵进来说:“新疆来电报了,叫赶快过去,完了江处长还要到南方去考察。”.

  孙富:“这回进多少货?”

  孙贵:“3个车皮,180吨。我把城里那套房子抵押了,又向朋友借了点,向信用社贷了点,凑了3车货的钱,办了张汇票。”

  孙富:“我这里有两千块钱,你也带上。钱是硬头货,出门在外少了它不行。你也是头次出远门,一人在外,要多长个心眼,拿不准的事,宁愿不做,也别冒险。咱是小本生意,赚起赔不起。”

  孙贵:“我记住了,你放心吧!我走后,你多帮兰朵看看门市,周六去把虎子接回来,别让他乱跑。”

  孙富点点头:“你走吧,到了来个电报。”

  21.县城孙贵家

  孙富进门:“连走带回整10天,还顺利吧?”

  孙贵:“顺利,顺利,这回可顺利了。江处长真够意思,把我安排在三星级宾馆里,桌上桌下的吃喝,还用他们公司的小车一天到晚拉着我逛公园,看名胜古迹。没用我动手,就把货和车皮都办好了,还领着我到火车站看了货,到调度室核对了货票。”他拿出了几张提货单,“货发到洛阳站,到时在洛阳火车站提货。我也问县外贸驻洛阳办事处了,他们同意货到了在车站凭提货单验货结账,不用咱动手。”

  孙富:“货啥时候能到?”

  孙贵:“江处长说,沿途西宁、兰州、天水有几个关口,要换车头,车皮编组,可能要耽搁几天,顺利10天,最迟半月。货到后火车站按地址发电报通知咱。”

  孙富:“但愿别出差错。”

  孙贵:“江处长说这次顺利了,以后他给咱成列地发,本钱二八出资,利润五五分成。他们公司大得很,出手也阔绰。在那儿食宿费没让我拿,回来给我买了张到郑州的飞机票也没要钱。我头一次坐飞机,飞机平稳得很,看下边白云、高山、河流跟画上一样。空乘小姐不住地送牛奶、咖啡、点心,可好啦!”

  22.货运调度室

  孙贵在柜前把提货单递上:“师傅,请帮我查查,这几车货到站没有?”

  师傅把单子看了一眼,退回来:“这单子是假的。”

  孙贵:“不会吧?你再帮忙查查。”

  师傅不耐烦地:“我在调度室20多年了,能不识真假?单子是真的,填写内容和货运章是假的。”

  孙贵看着单子,双眼迷茫,头晕身软,几乎昏倒,顺势坐在窗下的连椅上。

  23.孙贵家

  孙贵踉跄进门,倒在沙发上。

  翟兰朵:“货到了没有?”

  孙贵:“别提了,让江海河那货给骗了。你把大哥找来。”

  孙富进门:“咋,出事了?”

  孙贵:“车站说提货单是假的。这怎么可能呢?汇票我一直在衣服里缝着,直到车站验了货,在货运室核过票,我才跟他到银行办的款,怎么能是假的呢?”

  孙富:“总不是这里车站搞错了?”

  孙贵:“我找几个人验过,不会错。品名明明是尿素,这里变成了化肥。公章也明显是假的。”

  孙富:“那咋办?有合同吗?”

  孙贵:“货款两清,还要什么合同?我得去找他,他不还我,我非得跟他拼了不行。你帮我照料着家里,我明天就走。”

  孙富:“我跟你一块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孙贵:“不用了。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穿鞋怕光脚的,他有单位,是处长,我不怕他赖。”

  24.新疆外贸厅购销公司门前

  孙富:“江海河处长在家吗?”

  门卫:“公司就没这个人。十多天前有个河南的也来找过这个人。”

  孙富:“那个人呢?”

  门卫:“他来问过几次,以后就没来过。”

  25.乌鲁木齐

  孙富无精打采地在大街上转悠着,他忽然看到了什么人,赶紧追了上去,快到那人跟前时,他绝望地停住了脚。他茫然地看着四周,丧气地蹲在了街边。

  26.龙凤星苑校长室

  翟兰朵进来。

源于:论文大纲怎么写http://www.ihrd.com.cn

孙富:“那你咋不赶紧回来呀?”

  孙贵:“没有钱了,一分钱也没有了。我开始在街上捡破烂,后来到一家石料厂做工。唉,那个石料厂真是人间地狱,在那儿受那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差一点把这把老骨头扔在那儿。”

  孙富:“能回来就好。天无绝人之路,日后的事再慢慢筹划。”

  孙贵:“杂货铺还在吧,生意咋样?”

  翟兰朵:“大哥死活算把这个门面保住了,虽说没以前好,能挣个零花钱。”

  孙富:“这几年多亏了虎子帮忙,虎子也长大了。”

  孙贵:“麦穗、麦仓呢?虎子该上高中了吧?”

  孙富:“他姐弟俩在北京上大学:穗在北广,仓在交大。”

  39.农贸市场

  孙贵两口子在打理生意,孙富在豆腐摊忙活。

  翟兰朵:“听人说到******抽点血就可以找到丢失的孩子。”

  孙贵:“我也听说过。麦龙也该20岁了吧?”

  虎子拿着一摞10元钞过来:“这是这月的工钱,200块钱。”

  翟兰朵接过钱,抽出几张递给虎子:“这点你零花。”又转向孙贵,“这几年虎子帮了不少忙。现在帮他姨父在卖水煎包和豆粥。”

  
上一篇:简论当今专题化是当今广播新闻节目进展的必定走势毕业论文致谢信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华融论文网专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