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玉泉玉泉溪毕业论文(7)

关于玉泉玉泉溪毕业论文(7)

文章导读:
意点。穗又从北京来信,说要去英国伦敦进修,想带我和你嫂子去英国玩玩,我想刚从北京回来,也就不去了。”

  孙贵:“穗和仓都在外地,出国的机会以后有的是。”他翻了翻账本,“这一段营业额恁少,一天才一二百元。”

  孙富:“我怕有闪失,叫他****买卖,不叫赊账。各乡镇来的批发客户等你回来再说。”

  孙贵:“虎子这几天咋样?乱跑吗?”

  孙富:“一天到晚进货,看摊,没见乱跑。”

  65.孙富家 夜

  孙富听到院里有动静,起来开门,门被反插,问道:“谁在外边?”

  虎子:“大伯,我,虎子。我爸说让我来帮你卖粮,我怕惊动你和大娘睡觉,所以把门插上。”

  孙富:“我啥时候说让你帮着卖粮?你把门打开。”

  虎子:“有啥明天你找我爸,你好好休息吧!”

  66.孙贵家 晨

  孙贵正在打扫院落。

  孙富进来:“虎子夜晚把我的麦子装袋拉走了,你知道吧?”

  孙贵:“甭说又在外边耍钱输了。这孩子越来越不争气,一天到晚在外打牌,输了就回来给他妈要。再不好好管教,就要抢劫杀人、辱没祖宗了。你回去吧,我找他算账去。”说着拾了个半截锨把出去了。

  67.赌场

  孙贵进来,一眼看到正在打牌的虎子,举起锨把就打。

  在场的一个年轻人挡住了他:“大伯,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一时牌场乱了。

  虎子正输得心急火燎,见父亲这一闹,更是火冒三丈,上去夺他的锨把,一不小心打住了孙贵的胳膊,孙贵倒在了地上。

  68.孙贵家

  孙贵:“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整天游手好闲,正事不干,打牌****,偷鸡摸狗,叫别人捣脊梁骨,早晚把这个家败完算毕。你我也不值当生这闲气,还是交政府好好管管吧!”

  翟云朵:“说是这样说,但他毕竟是孙家的人。你也得为他以后想想,一个劳改释放犯,还能在人前抬起头?在人场咋混?恐怕以后连个媳妇也找不着。”

  孙贵:“那你说咋办?”

  翟兰朵:“你赶紧去撤诉,托人说个情,先把孩子放出来再说。”

  69.派出所

  黄所长:“孙君奎把你的胳膊打成粉碎性骨折,已构成轻微伤害,依法应处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你们若撤诉,则另当别论。”

  孙贵:“孩子并非故意,是我上去打他时,一不小心跌倒在地,摔着胳膊。我一时气愤把他告到所里,给领导工作添了麻烦。再说他妈身体不好,家里离不开他。我想把他领回去好好管教管教。”.

  黄所长:“打人犯法,****也犯法,已构成刑案上报局里啦。你若不追究其刑责,可写个撤诉申请,我们研究后上报局里,待批准后放人

摘自:毕业论文网站http://www.ihrd.com.cn

。”

  70.孙贵家

  孙贵在训斥虎子:“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正经营生干干,光这样整天上酒桌、下牌场,要毁你一生的。”

  虎子:“我也不是不想学好,只是条件不允许。起先叫你把门市交给我们,你不肯。我也是整天在外交朋友,寻找挣钱门路,只是手笨运拙,总不如愿。我的心比你还急哩!”

  孙贵:“你麦龙哥在外有工作,家里这一摊早晚不都是你的?我和你妈都还扎实,经营个门市,能捞抓就捞抓点。你找点活,挣几个钱,咱家不更活套点。人只要不怕吃苦,世上挣钱的门路多着哩!世上没难事,就怕没志气。”

  71.农贸市场

  狐狸遇到了虎子,高兴地:“你啥时候出来的?没关系,老兄已进过三次宫了,在里边交了好多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走,今天我做东,叫上狗仔,猴子、八戒、长虫几个,给老弟接风!”

  虎子:“谢谢,谢谢,我今天有事,隔天我请大家。”

  狐狸:“不光吃饭,狼哥还有事求你哩!有个挣大钱的门路,你干不干?”

  72.孙贵家 夜

  孙贵开门。

  孙富进来:“你这新租的房子,我还真有点儿找不着了。下午我把3头牛拴在河边的草坡上,刚才去牵时不见了。我顺着牛脚印一路走来,像是去河南了,估计也走不太远。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把牛追回来。”

  孙贵:“走!”他进屋拿了个手电筒,在院里拿了根铁锨把,与哥哥一起出去了。

  73.路上 夜

  孙富:“近些时,咱村不断传出丢东西。早前,老文家的几只鸡夜里让摸走了,后来传出姚志诚家的架子车下盘丢失了,前几天江波的几只羊让人偷走了,今天咱的牛丢了。你说这贼也太胆大了。”

  孙贵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没有答话,只顾抽烟赶路。

  74.大王村头 夜

  村头上塬的坡道上,几个黑影在涌动。

  孙富:“你看那几个黑影,前边是3头牛,后边像个人。”

  孙贵:“别吭声,别让人跑了。” [3] [4] [5] [6] [7] 两人加快了脚步,渐渐与黑影接近。孙富一把抱住那个人的后腰。

  孙贵用手灯一照,伸手就是一耳光:“你这不争气的东西!”

  75.孙贵家

  翟兰朵在床上躺着:“你得派人找找啊,虎子到底上哪儿了?他手里没一分钱。”

  孙贵:“我上哪儿找去?你看他做那事,他有脸回来吗?一提他我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是个标准的败家子。你别为他伤着身子,不值。”

  这时,有人敲大门。

  孙
上一篇:简论当今专题化是当今广播新闻节目进展的必定走势毕业论文致谢信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华融论文网专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