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格式范文童话逻辑创造的童话意境

论文格式范文童话逻辑创造的童话意境

添加时间:2011-8-31

文章导读:的热爱着自然万物,他向往自然,沉醉自然,但他的诗歌中,以不临摹自然。他的笔下,自然被分解,他在自然中选取象征体,并且将自己的主观情感辐射到这些意象上,于是他的诗歌里,自然万物都拥有了人的鲜活生命和跳动的思想。而拟人逻辑的广泛运用,也使得顾城诗歌中那些感****彩、思想质地蕴含完全不同的意象群构成了多重的意象空间,以
摘要:顾城是20世纪80年代朦胧诗人的杰出代表,他以一颗童心看世界,写下了许多童话般美好的诗句,他也用童话逻辑在诗歌里为我们创造出了美轮美奂的童话意境,舒婷由此称他为“童话诗人”。

  关键词:顾城;诗歌;童话逻辑;童话意境

  童话逻辑,是“指童话创作幻想与现实结合的规律。即要求童话作品中的幻想植根于现实,其中对假想人物形象的刻画,虚拟情节的展开,以及对种种奇幻景象的描绘,都与人们的思维逻辑和认识规律相适应,以而使虚假的幻想故事获得合理性并产生真实感。”而意境,是我国传统诗论、词论的一个重要美学概念,是主观感情与客观景物或事物的高度统一。诗歌的意境是诗性思维的产物。在意境的生成历程中,思维逻辑起着重要作用。顾城是一具有独特诗风的诗人,他的每一诗作都是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真性情,他的诗常以跳跃的短句,迷离的色彩、喃喃自语的独自,去营造一个远离尘世的童话世界。也因着诗人的创作符合了童话的创作逻辑,所以即使诗歌里再多一些奇异的想象,也能为读者接纳认同。这也是为什么顾城能得到“童话诗人”的誉称。童话逻辑作为人们正常思维规律的一种补充,其体现手段无疑是非常丰富的。可以说童话逻辑创造了顾城诗歌的童话意境。

  1.拟人逻辑。即以儿童物我不分的观念出发,把除人以外的一切客观有着,以及非物质的意识形态,都当成能深思、会说话的活生生的人来写。因着要把“物”当成人来写,所以童话中的拟人形象,就必须符台物性与人性统一的要求。顾城像个孩子似的热爱着自然万物,他向往自然,沉醉自然,但他的诗歌中,以不临摹自然。他的笔下,自然被分解,他在自然中选取象征体,并且将自己的主观情感辐射到这些意象上,于是他的诗歌里,自然万物都拥有了人的鲜活生命和跳动的思想。而拟人逻辑的广泛运用,也使得顾城诗歌中那些感****彩、思想质地蕴含完全不同的意象群构成了多重的意象空间,以而达到了了比较、烘托或突出强调的效果,营造出具有丰富蕴含的审美意境。而这意境又不缺乏童话的天真烂漫。

  《海的图案》是顾城滤去尘世的喧嚣与嘈杂后,所画下的安然宁静的海。诗人用简单的意象和干净的语言述说着与海的亲密相伴。海充满无限的温情,“用光托住黑暗/在一束光中生活多久/是什么落在地上……空楼板在南方上空响着”,空楼板的声音暗示了安宁的短暂,奔雷电火后,谁都无法逃脱被焚烧的厄运。“太平洋上的蜂群始终有着,以这一岸到那一岸”,它们没有什么可以长久的停靠,停靠属于他们自己的海岸永远只是梦想而己。人的一生都在被愿望和梦想所照耀,而生命也正是在对愿望的渴求中悄然逝去。诗里说“椰子就喜欢海水”“我看见椰子壳在海上漂/我剖开过椰子/我渴望被海剖开/我流着新鲜洁白的汁液”,诗人渴望海能给予他像鸟一样自由生活。现实中的痛苦与梦想中的愿望相互纠缠,顾城顺应心灵感受,借助“海”的意象来传达他对“海”的多重体验。一方面。海的纯净开阔是顾城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愿望的满足,那里充满童话世界的浪漫神奇,是诗人唯美的人生与唯美的艺术之境的象征;另一方面,诗歌中的自然童趣与自在的童话生活也反衬出现实生活的脏污罪恶,诗人的感伤情绪也油然而生,这里又充满隐隐的忧伤和幽幽的绝望,吐露的是理想失落后的无限怅惘与迷惘之情。童话的意境不再只是儿童的无忧无虑,更多了几分难以名状的落寞感伤。而《笨蝗的好意》更是借“蝗”的笨表达了不为人理解的痛苦心境。诗歌里“蝗”的善意感叹,引人发笑又充满儿童的天真稚气,诗歌意境如童话般神奇。然而仔细品读该诗,我们又会不禁去感慨大雁无人理解的悲哀。拟人逻辑的运用丰富了诗的情趣,也丰富了诗的旨趣。

  2.拟物逻辑,与拟人逻辑相反,不是赋予事物以精神情感,当作人来写,而是将那些无形的的某些抽象事物或纯属难于捉摸把握的精神现象当成占有一定时空方位的具体事物来描写。这样一方面可以将晦涩难解的概念变得清楚明了,另一方面以童话的方式展开幻想描写,又能营造出充满童真谐趣的童话意境。

  比如在顾城的笔下,生活不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抽象概念,在他的诗里,生活是看得见的浩瀚的海洋,他可以将梦想“束缚在岩石上”;幻想和梦有了形体,他们可以被“放在狭长的贝壳里”;名字有了形体,他们可以被固定为标本;甚至《夜航》里的“责备”都有“银色的圆的”外形;在《穷,有个凉凉的鼻尖》里,“穷“更是被艺术化为确切的身体感受,穷的本质是脆弱,脆弱的像田鼠落进灰里,抽象的概念被具体化,感官化;“五十步笑百步”只是一个讽刺他人的成语,而在顾城的诗里,他却像童话剧一样上演,讽刺了现实,也使读者更清楚了解这一概念;再有《悬虚的价值》也同样将“悬虚”以故事的形式复现。总之,不管是一句脏话一条成语,抑或是作为人的某种性格气质,都是抽象无形而难于用手触摸的,但顾城却通过拟物逻辑这一媒介的参与,将其活化并质变为充满童真童趣的童话意境。

  在《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中,顾城通过拟物的逻辑演绎,企图“画出笨拙的自由/画下一只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画下所有最年轻的/没有痛苦的爱情”“画下许多因为爱她/而熄灭的心”……图画里满是令人困惑的悖论;眼睛不可能永远不流泪;羽毛和树叶不可能永远浪漫的飘零在空中;更没有没有痛苦的爱情。儿童般的自言自语,用“永远”和“绝不会”昭示了诗人对于永恒爱情既憧憬又不信任的矛盾心理。而儿童画式的可爱画面和情节,充满童趣,但却也透出对美终究会消逝的不安与失落。而在《雪的微笑》一诗中,顾城在前几节诗中对童话家园做了许多美好的描绘,“静静的,临近幸福的土地”;“我像蒲公英一样布满河岸/凝望着红屋顶”;“属于土地的人们/仰望着天空/相信太阳/相信太阳留下的色彩”诗歌营造出一个宁静祥和的诗的意境,传达的更是拳拳的对土地的真情。但在最后一节,诗人却巧妙地运用拟物逻辑,在那个洁净无邪的童话意境里用“信念/在春天的夜晚”“没有任何预谋”的“融化”来表达诗人意识深处对于美好终会消逝的怅惘和恐惧。而拟物逻辑的运用也使得各种意象都能够和谐的统一在特有的情感色调和氛围里,给人以回味和联想,具有特定的童话的意境美感即神秘。

  3.夸张逻辑,即为突出事物
上一篇:论文格式范文生命最初的感动 下一篇:论文结论范文简论二胡演奏中的放松调控对策
相关文章
华融论文网专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