阐释解读话语与权力:解读《夫妻那些事》中的三位女性****本科论文

阐释解读话语与权力:解读《夫妻那些事》中的三位女性****本科论文

文章导读:
  [摘 要] 湖南卫视和网络上热播的连续剧《夫妻那些事》,表面上借由“丁克”这个话题展现现代家庭中的冲突与矛盾,实际上导演汪俊通过三个家庭不同的命运走向向观众展现了中国现代社会中三类女性形象及她们与丈夫的夫妻权力关系。本文利用福柯的话语与权力理论来分析安娜、那依和林君的人物语言,进而揭示处在社会变革期的夫妻权力关系的变化,女性自身存在的悖论和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

  [关键词] 话语;权力;女性自我意识

  湖南卫视热播的连续剧《夫妻那些事》讲述了三个家庭不同的情感故事。首先是安娜和夏宁波代表的男强女弱的传统家庭模式:丈夫是家中的经济来源,妻子是全职主妇。再次是那依和王长水代表的女强男弱的新型家庭模式:妻子是家庭大部分收入的来源,丈夫虽然拥有独立的工作,但是却像家庭主妇一样承担所有的家务。林君和唐鹏则代表了平等型的夫妻关系:收入相当,社会地位相当,受教育程度相当,职业成就相当,甚至连外貌也相当。本文运用福柯的话语与权力关系理论,重点剖析三位女性和丈夫之间的对话,解构人物形象的现实意义。

  一、福柯的话语与权力系统

  首先,福柯认为权力包括微观的人际关系,尤其是“一个人企图控制他人行为的关系。在男人和女人之间,在家庭的成员之间,在老师和学生之间,在有知识和无知识的人之间,存在着各种权力关系”。

  再次,福柯不同于其他学者认为话语与权力是分离的,“对于福柯,话语是权力的一种形式”。以“说话”为例,所谓“说话”就是首先掌握说话的权力,“话语”不仅是施展权力的工具,而且也是掌握权力的关键。[3]38话语因为权力的参与,而变得复杂多变。福柯这样说明话语与权力之间相辅相成、此消彼长的关系:“话语承载着和生产着权力;它加强权力,又损害权力,揭示权力,又削弱和阻碍权力。” [4]

  正如女性主义学者米切尔·巴瑞特所说:“这意味着各种话语都处在某种权力关系中,权力是话语在争夺控制主体过程的动力体,也是这个过程的总和。”[5]女性主义者们已经意识到争取话语权力的重要性,因为这意味着能否获得平等的文化地位和发展权利,而想争取平等的话语权,首先需要对抗、解构主流话语。[3]43在《夫妻那些事》这部电视剧中,安娜、那依和林君这三位女性和她们丈夫之间的对话展现了她们各自在家中的权力地位,而她们

源于:论文库http://www.ihrd.com.cn

在家中的权力地位又进而影响了她们的话语权。

  二、 安娜——被父权驯服的话语个体

  安娜,和那依、林君一样都毕业于知名大学的建筑系。但是她的人生轨迹却和后两者完全不同。因为老公的经济优势婚后完全放弃自己的工作,为了老公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思想,牺牲自己的身材连生三个孩子。在这部电视剧中,虽然安娜和夏宁波之间的对话不多,但是从两人之间的语气和所使用的语言,可以看出安娜和夏宁波的家庭是一个“菲勒斯话语中心”。菲勒斯(Phallus)是一个源自希腊语的词语,指男性******的图腾,亦是父权的隐喻和象征。在这个话语中心中,女性话语处于被压抑、被噤声的状态。

  安娜和夏宁波说话时,总是怀着一种对权威的敬畏心理。在第一集中,安娜的撒谎就是证明。按照福柯的“话语场域”(discursive field)概念,在一个话语场域中,并非所有的话语都处于平等的地位,一些话语占据了中心位置,另一些话语可能因为处在话语场域的边缘而被排斥。[3]44-45安娜的撒谎是按照自己对家中权力的代表——丈夫——的猜测变更了话语内容,而这一变更正说明了安娜处于话语场域的边缘,她的要求不会得到丈夫的满足,只会得到拒绝和忽略。而当林君向安娜借钱,安娜与丈夫之间两次关于该问题的对话,更证明了安娜被驯服的话语个体的地位。

  安娜:喂,老公。你现在有时间讲电话吗?

  夏宁波:孩子没事,我挂电话了,我还要开会。

  安娜:林君有急用,我想要十万元****借给她。

  夏宁波:我和林君之间的交情连一万元也没有。行了,别啰嗦了,我还要开会。

  “我挂电话了,别啰嗦了”表现了夏宁波根本不屑于倾听安娜的诉求,他始终掌握话语的控制权,决定什么时候开始谈话,什么时候结束谈话。他和安娜的多次对话都在强调:“我很忙,我还要开会。”实际上是在暗示安娜现在不是说话的场合,同时快速命令式的说话方式证明了他的家长地位,他对谈话方式和内容的绝对操控。夏宁
上一篇:简论浅析设计色彩在广告中的运用科技论文写作 下一篇:浅析美国电影《美国往事》教育文化本科毕业论文范文
相关文章
华融论文网专注********服务